《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解读

同乐城报导:

中央人民银行日前发布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未来三年金融科技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特别是要求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确定了未来三年六方面的重点任务。

对此,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教授等专家均表示,该规划明确了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方向和路径,是我国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学、全面的规划,影响深远。

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当前,面对经济下行、金融防风险的复杂局势,新金融曾一度出现“污名化”迹象,连带金融科技赋能也受到质疑,这给从业机构带来不确定性和压力。苏宁金融研究院发表文章表示,《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将金融科技打造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给金融机构的科技转型吃了“定心丸”,也给金融科技企业的科技输出吃了“定心丸”,有助于引导全行业集中精力发展金融科技,降本提质。

金融壹账通首席战略官戴可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影响至少表现在五大方面:一是这是我国第一次制定的,将金融科技提到战略部署高度、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是金融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二是《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了三年的发展目标,从长远视角加强顶层设计,肯定了科技的引领和驱动作用,给金融机构的科技转型指明了方向;三是明确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网络身份认证等核心技术及相对应的场景化应用;四是明确了金融科技的定位,以及其在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风控水平及监管效能等方面的价值;五是《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还多次提到“先行先试”“试点”,表明监管机构灵活监管的态度,强调对应用的过程监管。

由于《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是顶层设计,着墨点多是基础夯实。戴可建议,《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指明发展方向,应尽快出台细化实施方案;尽快出台行业规则标准,统一接口、安全规范等;打造标杆企业,监管部门联合行业领先企业,采用“监管+行业”模式,细化具体实施路径步骤和时间计划等。

打破不同金融业态数据壁垒

当前金融数据的“孤岛”问题,已成为制约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于是,《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打通金融业数据融合应用通道,打破不同金融业态的数据壁垒,化解信息孤岛,制定数据融合应用标准规范,发挥金融大数据的集聚和增值作用等。

田利辉说,《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强化了金融科技的合理应用,在重点发展技术及匹配场景方面强调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分布式数据库、网络安全等细分领域。

其中,大数据战略将给小微企业融资市场带来重大利好。小微企业融资难,难在风控;风控之难,难在数据。大数据战略将打通政务数据孤岛和金融体系内部的数据孤岛,有助于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解决风控难题。戴可说,金融壹账通作为平安集团有金融背景的科技输出平台,已积极布局智能风控、监管科技、智能营销、智能合约、身份验证等多个业务板块。根据《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帮助中小金融机构完成数字化转型将会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比如利用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等,对上链的物流、仓储、工商、税务等参与各方数据源实行智能交叉验证,极大解决银行与小微企业间的信息不对称、贸易真实性难核验等瓶颈,大幅提升银行的风控能力,降低了贷款风险和审核成本等。

而中小金融机构正在面临数字化转型的困扰,戴可说,金融科技重要的特点是开放、连接和分享。应对金融科技时代带来的挑战,中小银行可以选择“外部赋能”,着力与金融科技服务公司合作,以实现转型发展突破。“《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的发布将利好金融行业科技能力的整体变革,尤其是帮助一些势力不强的中小金融机构实现‘三升两降’的价值提升,即提升效率、收入和服务质量,降低风险、成本。”

例如目前中小银行的数据治理基本处于萌芽期,内部数据缺失及外部数据质量低给中小银行后续的数据整合及处理带来了很大难题。《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的发布为这些中小金融机构发展指明了方向,合理借助科技力量切实解决中小金融机构遇到的难题,让企业和用户受益。

《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提出,推进人工智能金融应用。戴可说,这将全面推动金融科技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将在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授信融资、客户服务、精准营销、身份识别、风险防控等领域发挥更大作用。

不过,田利辉也表示,在推进人工智能金融应用的同时,还需加强金融领域人工智能应用潜在风险研判和防范,完善相关政策评估、风险防控、应急处置等配套措施,健全安全监测预警机制,确保把人工智能金融应用规制在安全可控范围内。

本质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

关于金融科技的定义有很多,《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选择了金融稳定理事会的界定,并强调该定义“目前已成为全球共识”,即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却不等于技术。

这些年,随着互金巨头转型金融科技公司,策略重点从金融产品转向科技输出。银行业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把科技输出职能独立出来;大的互金巨头,也在刻意区分业务板块和科技板块。科技赋能于金融,也隐隐有科技独立于金融之意。

苏宁金融研究院表示,央行对金融科技定义的选择和强调,等于向市场重申:金融科技,本质上是一种金融创新,必然在金融监管的射程之内。

《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提出,到2021年,推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实现金融科技应用先进可控、金融服务能力稳步增强、金融风控水平明显提高、金融监管效能持续提升、金融科技支撑不断完善、金融科技产业繁荣发展。并要求强化金融科技监管,建立健全监管基本规则体系,加快推进监管基本规则拟订、监测分析和评估工作,探索金融科技创新管理机制等。

“随着5G时代到来,物联网、虚拟现实等将加速应用。万物互联将改变金融产品和服务,重构金融业务模式;云计算的深入应用和大数据的跨界融合,金融与科技机构将更紧密合作,拥抱彼此。”田利辉说,金融业也随之兴起开放银行等模式,金融服务逐步会形成全面覆盖,无处不在、无微不至。区块链技术可以重构货币体系和信用体制,全面改革金融业态。同时,监管科技也亟须大力推进,提升当局的监管能力与效率,让金融强监管成为常态。

“《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让‘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定位明确,未来,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机构将更紧密合作,打破藩篱,拥抱彼此,跨界融合,共建生态。”戴可说。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美国公布对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涉及437项商品!

同乐城报导:

当地时间1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3份对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通知,超过400项商品在免于加征关税之列。与之前历次不同的是,此次清单涉及了美方宣布的3批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

三批加征关税商品均涉及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本次关税排除清单共涉及437项商品,排除的商品主要为各类仪器设备零部件、有机合成材料、日用品、化学制品、纺织品、机电设备、化工制品、钢铁制品等。这些商品分别分布在美国去年以来宣布的340亿美元、160亿美元、2000亿美元这3批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中。

从2018年12月28日至今,USTR共公布了11批次的商品排除清单。据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前8次先后各排除了984项、87项、21项、515项、464项、110项、69项和10项商品。而9月17日USTR则一次性公布了3批次排除清单,分别涉及上述3大批商品,这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

USTR在关于34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的排除清单通知中称,2019年9月17日,USTR发布第3290-F9号通知,对可获得关税排除的商品进行公告。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b款,第301条c款和第307条a款以及跨机构301条款委员会的建议,美国贸易代表宣布对其中310项商品实行关税排除。声明称,该决定还参考了“咨询委员会及公众对相关关税排除产品的建议和意见”。

这310项商品主要为各类机电仪器、设备和零部件,包括不同型号及用途的泵轮机、电动设备、发动机、起重设备、医疗设备和光学设备等。

而此次列入了16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中的,则包括聚氯乙烯卷、聚氯乙烯板、塑料管、管和软管接头和连接器、球形旋钮钢管、铁或钢制露台、凉棚和棚架、镀锌钢管、农业或园艺机械用旋转式内燃机等89类商品。

此外,还有日用品、化学制品、纺织品、机电设备等38类商品被列入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其中日用品约占1/3,具体包括和美国民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LED灯具、用于花园、庭院和桌面的照明配件、复合木地板、用于咖啡冲泡且自带过滤装置的水杯、便携式的单人用烤架、狗用安全带等。

美国化学理事会(ACC)此前发布声明,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表示反对。声明表示,虽然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化学品增长了22.7%,但报复性关税抑制了美国对中国化学品的出口,导致2018年化学品对华贸易逆差几乎增长了2倍,从14亿美元增至40亿美元。美国化工行业是美国主要的出口行业,占美国出口贸易总额的10%以上。

圣诞商品在列

此次关税排除清单的刷新,对中国出口企业、美国进口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来说都属利好。

对于将要过圣诞节的美国消费者而言,一个好消息是:用于圣诞树装饰的一款小型照明装置也在此次排除清单中。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曾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在美国人消费的“中国制造”产品TOP10中,圣诞节用品和圣诞用灯分别位列第三位和第十位。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考虑到库存需求,美国80%进口灯饰的采购都在每年的8——10月完成,而中国商品占这些美进口灯饰的85%左右,并且几乎美国人所用的所有LED灯都来自中国。

纺织品中,100%的涤纶机织超细纤维织物、涤纶制品也在此次排除清单中。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对美纺织服装出口额约103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纺织服装及原料出口额的16%左右,涉及出口企业1.7万家左右。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主席耶克萨(Rufus Yerxa)曾表示,美国不再具备生产服装、纺织品等相关产品的基础设施。

对于美国纺织品行业来说,此次对中国纺织品的部分“解禁”至少缓解了燃眉之急。

多个领域的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排除清单的公布,对中国相关领域的出口企业也是利好消息,尤其是当前正在努力争取圣诞订单的企业。

特朗普称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 对达成协议乐观

美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中国已经开始购买美国农产品,并对其政府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表示乐观。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17日报道,16日在前往加利福尼亚州芒廷维尤的“空军一号”专机上,特朗普对记者们说,与中国的协议“将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协议”,并补充说,“中国也知道这一点”。

知情人士上周说,中国谈判代表正在制订计划以推动购买美国农产品,向美国企业提供更多的中国市场准入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上周还公布了一系列豁免关税的美国商品名单。

特朗普说:“他们开始大量购买我们的农产品。”

报道指出,上周,特朗普采取行动,把对约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时间从原定的10月1日推迟至10月15日。他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这一推迟决定是一种友好的姿态。

报道称,中国贸易官员预计本周将重返华盛顿为举行高层会晤做准备,希望让陷入困境的贸易谈判重回正轨。

中国对美国大豆猪肉等农产品采购实施加征关税排除

记者从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相关方面获悉,日前美方已决定对拟于10月1日实施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做出调整,中方支持相关企业从即日起按照市场化原则和WTO规则,自美采购一定数量大豆、猪肉等农产品,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将对上述采购予以加征关税排除。中方有关部门表示,中国市场容量大,进口美国优质农产品前景广阔,希望美方言而有信,落实承诺,为两国农业领域合作创造有利条件。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获特朗普接见,谈论了什么?

同乐城报导:

当地时间周四(19日),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访问白宫,并获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见。特朗普当天晚些时候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扎克伯格的合影,并称他们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了一次“不错的会面”。

路透社20日报道称,扎克伯格“在白宫与特朗普总统举行了一次良好的、具有建设性的会面”,但双方均未透露讨论的具体内容。路透社还介绍说,与以往的连帽衫打扮不同,在对华盛顿为期3天的访问中,扎克伯格穿西装打领带,与多名美国参议员会面。

路透社称,扎卡伯格将于周五(20日)会见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和司法委员会共和党籍成员道格·柯林斯,并将与几名众议院民主党高层会面。

关于扎克伯格华盛顿之行的目的,路透社认为,扎克伯格此行似乎旨在与国会建立沟通的桥梁。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华纳对福克斯商业网表示,“脸书领导层意识到,从长远来看,没有联邦立法(关于互联网问题),实际上会伤害他们和整个平台行业。”

过去几年,脸书因一系列问题备受指责。今年7月,脸书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式宣布达成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为剑桥分析丑闻等一系列隐私泄露事件的调查划下了句号。此外,脸书还可能面临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调查。

脸书的强烈批评者、参议员乔什·霍利则敦促扎克伯格出售Instagram和WhatsApp部门,认为这将限制脸书从不同渠道收集个人信息的数量。

“我对他说,请证明你对数据隐私是认真的,卖掉WhatsApp和Instagram,”霍利说,扎克伯格并不热衷于变卖公司的想法,“可以肯定地说,他不接受这些建议。”

一直以来,美国舆论和政界都要求脸书分拆Instagram和WhatsApp公司,这两家公司均是脸书斥资数百亿美元收购而来,如今各自的用户均超过十亿人。舆论认为,脸书通过旗下的四个社交工具拥有20多亿用户,掌握了太多人的数据和隐私,但是该公司却没有做到对用户隐私的保护。之前爆出的不计其数的隐私丑闻,已经让扎克伯格和脸书形象大跌。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2019年“科学探索奖”获奖名单(50位)

同乐城报导:

9月20日消息,根据《“科学探索奖”实施管理办法》的规定,“科学探索奖”评审委员会秉持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对申报人进行了初筛、初审、复审和终审。最终,50位获奖人在奖项监督委员会的见证下脱颖而出。现将2019年“科学探索奖”获奖名单予以公布。

2019年“科学探索奖”获奖名单

序号 姓名 性别 工作单位 所在领域

1 陈宇翱 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数学物理学

2 刘江来 男 上海交通大学

3 刘若川 男 北京大学

4 万贤纲 男 南京大学

5 王亚愚 男 清华大学

6 陈学伟 男 四川农业大学 生命科学

7 李毓龙 男 北京大学

8 刘 颖 女 北京大学

9 宋保亮 男 武汉大学

10 王宏伟 男 清华大学

11 颉 伟 男 清华大学

12 付巧妹 女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天文和地学

13 高 翔 男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

14 刘继峰 男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

15 施 勇 男 南京大学

16 汪毓明 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17 陈 鹏 男 北京大学 化学新材料

18 马 丁 男 北京大学

19 王晓晨 男 南开大学

20 王 训 男 清华大学

21 游书力 男 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22 郑南峰 男 厦门大学

23 陈云霁 男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 信息电子

24 黄 罡 男 北京大学

25 山世光 男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

26 吴华强 男 清华大学

27 杨 帆 男 清华大学

28 杨玉超 男 北京大学

29 巩金龙 男 天津大学 能源环保

30 刘全有 男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31 刘玮书 男 南方科技大学

32 王书肖 女 清华大学

33 袁浩然 男 中国科学院广州能源研究所

34 周欢萍 女 北京大学

35 高 亮 男 华中科技大学 先进制造

36 王 东 男 海军工程大学

37 张阿漫 男 哈尔滨工程大学

38 张晨辉 男 清华大学

39 周 欣 男 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

40 邓自刚 男 西南交通大学 交通建筑

41 樊健生 男 清华大学

42 陆新征 男 清华大学

43 徐赵东 男 东南大学

44 杨俊宴 男 东南大学

45 郭少军 男 北京大学 前沿交叉

46 郭雪峰 男 北京大学

47 李 栋 男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48 李铁风 男 浙江大学

49 蒋兴宇 男 南方科技大学

50 陆朝阳 男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排名不分先后)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Facebook一员工在加州总部跳楼身亡,是一名全职软件工程师

同乐城报导: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四Facebook一名员工从公司位于加州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总部大楼四楼跳楼身亡。

图示:Facebook门洛帕克公司总部

Facebook的一名发言人证实了这一事件,并表示公司正联系这名员工的家人。门洛帕克市的报道说,“这显然是一起自杀事件,没有涉及任何谋杀。据该市警察局称,这名员工当场被宣布死亡。

“得知我们的一名员工今天早些时候在位于门洛帕克的总部去世,我们深感悲痛,”该公司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并为员工提供更多保障。除了正在通知家属之外,我们没有任何信息可以分享。当我们从执法部门了解到更多信息后会及时公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名员工是Facebook的一名全职软件工程师。

公司发言人证实

据彭博社20日报道,一名脸书公司员工从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门罗公园的总部大楼四楼跳楼身亡。报道称,该公司发言人证实了这一事件,并表示公司计划与这名员工的家人联系。

彭博社报道截图

门罗公园市发布的一份新闻稿说,“这起明显的自杀事件不涉及任何谋杀(行为)。”另据该市警察局表示,这名雇员系当场死亡。

脸书公司发言人则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早些时候,我们得知位于门罗公园的总部有一名员工去世,我们为此感到难过。我们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并为雇员提供支持。其家属正接到通知,我们(目前)没有信息可以分享。我们希望在从执法部门了解更多信息,以提供最新情况。”

彭博社最后还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话透露说,这名员工是脸书公司的全职软件工程师。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盖茨夫妇累计捐赠达360亿美元,从首富到首善!

同乐城报导:

精彩提要:

1、截至2018年,盖茨夫妇累计捐赠达到360亿美元,相当于目前近一个百度的市值。

2、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在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这在我们看来是最大的不平等之一。

3、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我很早之前就实现了个人对消费的全部需求,可以用这些多余的财富产生一些影响。我并没有牺牲什么,不会因此吃不上饭,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钱捐出去。

4、在很多国家内部,不平等状况有所上升。这是一个政策问题,一个国家是否有累进税收制度,向富人多征税,用来构建更强大的保障系统,帮助贫困人群。

《影响力》 李兆元

“生活是不公平的,要去适应它。” 比尔·盖茨这句话被无数人奉为真理。但身为世界首富,他却用行动为这句话又做了一个注脚:若有余力,还可以改变世界。

说起比尔·盖茨,有很多理由让人羡慕。1975年创办微软;自1995年登顶福布斯富豪榜以来,12年稳坐世界首富宝座;人类历史上首位个人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却是唯一将360亿美元全部捐出的人。

福布斯富豪榜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18日,比尔·盖茨财富净值达到1056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截至2018年,盖茨夫妇实际捐赠达到360亿美元。

在公众眼中,他是财富的代名词,身上永远笼罩着“微软创始人”的光环。但他从微软退休后已经远离商界多年,潜心致力于慈善事业。他赚到了世界,又将所得财富用自己的方式归还给这个世界。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是最低的,不到贫穷的尼日利亚的1/50。”在盖茨看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平等。

从世界首富转变为世界首善,盖茨却对金钱处之淡然。他笑称,“我不需要这么多钱,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钱捐出去。”

“从首富到首善”

坐落在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是一座祥和静谧的城市,没有纽约曼哈顿的喧嚣与繁华。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杯星巴克,诞生了改变人类历史的波音和微软,市值近万亿美元的亚马逊。这里是比尔·盖茨的故乡。

在西雅图,大家对比尔·盖茨的印象是亲切温和,并没有世界首富的光环,你可能会看到他和平常人一样排队买汉堡。他如同一个坐标,融入这座城市的血脉之中。

访谈当天,他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羊毛衫,独自安静地走进访谈间,谦逊温和,彬彬有礼,没有前呼后拥的喧闹。

如今,盖茨虽然依然与微软同在一座城市,但其在微软的身影早已淡出。当互联网在世界范围内风起云涌之时,他却转身退出江湖。

2000年1月,盖茨宣布卸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并与妻子梅琳达·盖茨成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会”),并由此开启了自己人生的第二份事业。这是世界上资产规模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截至2018年,盖茨基金会累计捐赠额达到501亿美元,相当于1.33个百度,1.08个京东。

目前,盖茨基金会已经在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开展慈善工作,重点关注全球健康、全球发展、教育等领域,尤其对解决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健康与不平等问题格外重视。

消除疟疾是盖茨基金会的重点工作目标之一。全球每年约有2亿人感染疟疾,有近60万人因此丧命,其中90%的死亡来自非洲。迄今为止,盖茨基金会共投入近30亿美元赠款用于消除疟疾。

“我们正在和中国开展疟疾药物和(药浸)蚊帐方面的合作。中国政府正在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共同努力消除疟疾。希望能在未来的20年至25年之内彻底消除疟疾。”

对于从世界首富到世界首善的转变,盖茨表现得十分淡然。“我很早之前就实现了个人对消费的全部需求,那么可以用这些多余的财富产生一些影响。我并没有牺牲什么,不会因此吃不上饭,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他对《影响力》谈到。

“乍得儿童死亡率是芬兰的55倍 这是最大的不平等”

9月17日,盖茨基金会发布了第三份《目标守卫者报告》(下称《报告》)。报告的最新数据表明,虽然全球在健康和发展方面持续取得进展,但全球不平等问题依然是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主要障碍。

理工科出身的盖茨,习惯基于数据和逻辑思考问题。他强调,世界在改善全球健康和不平等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就。“2000年基金会刚成立时,全球每年有1000万儿童死亡,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减半,每年有500万儿童死亡,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进展。到2030年我们应该能够将数字再次减半,也就是降低到250万。”他提到。

《报告》数据显示,即使在全球最贫困的地区,也有99%以上的社区在儿童死亡率和教育方面得到了改善。但即便如此,全球仍有近5亿人无法获得基本的健康和教育服务。如非洲乍得每天死亡的儿童数量比芬兰一年还多,一个乍得儿童的死亡机率几乎是芬兰儿童的55倍,差距悬殊到令人无法理解。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是最低的,不到贫穷的尼日利亚的1/50。”在盖茨看来,这是全世界最大的不平等。

此外,国家内部区县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报告》指出,以印度为例,在喀拉拉邦的奎隆县,儿童死亡率为1%,人均受教育年限为14年,几乎与全球最发达国家相当。相比之下,北方邦的布道恩县的儿童死亡率则超过8%,人均受教育年限也只有6年。

除全球健康之外,教育也是盖茨基金会重点考察关注的议题。盖茨认为,人力资本是一个国家释放生产力和实现繁荣的最佳途径。如果缺乏人力资本,对于那些健康状况欠佳和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人而言,摆脱贫困几乎是天方夜谭。

“健康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对个人和国家都是非常有利的,是很重要的资产。未来即便有大量机器人和软件应用,人力资本仍然十分重要。”盖茨对《影响力》表示。

做慈善的困惑与挑战

从2017年起的每年秋天,全球政商和文化界的数百位知名人士会在盖茨夫妇的邀请下齐聚纽约。他们并非聚集在一起讨论政商话题,而是去参与一场以致力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论坛——“目标守卫者”大会。

放眼全球,没有任何一场会议能够像这场大会一样,聚集数百位政要、商人、明星、歌手、平民身份的跨界人士。盖茨夫妇此举,或许反映他们在慈善道路上的焦虑与困境。仅凭个人力量有限,他们希望号召更多领域的人投身其中。

做慈善很容易,要将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却很难。商人出身的盖茨,并不把慈善一事当作是“乐善好施”,而是将商业思维运用到慈善事业中,衡量所投入资金的“投资回报率”。

盖茨表示,在挽救儿童生命的过程中,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疫苗。他在2017年的年信中写道,“自1990年至今,我们已经挽救了1.22亿儿童的生命。”

对身处美国精英阶层的盖茨来说,要帮助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非洲人群,如何穿越重重政治文化、社会结构和教育体系的阻碍?对此他举例称,如果疫苗对一类人群有效,那么对另一群人也应该有效。“通过研发麻疹或艾滋病疫苗,就算我们不了解当地文化习俗,仍然能够帮助这些人。”

世界虽然在一天天变好,但很多触目惊心的数字依然存在。每一分为改变世界不平等所作出的努力,都值得世人尊重和敬仰。即使困难重重,即使遭遇挫折,盖茨对慈善事业的前景依然乐观。

“我们应该珍视所有的生命,我非常幸运能够拥有一份如此有意义的第二职业。一旦你亲自去过某些地方并且了解了当地的状况,相信你也会认为这是一生当中最值得从事的事业。”

附专访实录

Q: You used to be the richest people in the world. Now you’re the second?

Q:过去您曾经是世界首富,现在您应该是世界第二吧?

A: That’s right. Well as I give money away, I’d be the fourth and the fifth, in someday I’ll give it all away.

A:我一直在把自己的钱捐出去,估计以后会变成第四或者第五,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钱全捐出去。

Q: We want to know, you were once the richest people in the world, now you’re the biggest donor. Why you make this huge shift?

Q:过去您曾经是世界首富,现在您是世界首善,是什么让您发生了这种转变?

A: When I was working at Microsoft, the goal was to make great software. And the fact that created the value of Microsoft ownership, there is a huge amount of wealth. I didn’t expect that you know. I didn’t need that. That doesn’t change how many hamburgers I eat or how many sweaters I wear, so I reached the limit sort of personal consumption a long time ago. So, that extra wealth is available to have an impact. And so, that’s why I studied why children died and thought,” Hey, is this being taken care of?” And in that case, I found that almost no money was going to malaria research. And so I found my cause to turn to my second career, which involves giving this money back in partnership with my wife and Warren Buffet. And so, it’s very fun work. It’s working with scientists, and it’s travelling the world; it’s partnering with a government like China saying “You’re the expert, what are they thinking, what can we do together for seeds and vaccines”. Anyway, it’s very enjoyable, so I’m not making any sacrifice, and I’m not giving up my lunch to do this work, it’s all excess money.

A:我在微软工作时,目标是开发出全世界最棒的软件,也因此创造出了巨大的财富,这是我并没有预料到的。但其实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我一顿饭不会因此多吃几个汉堡,也不会多穿几件衣服。我很早之前就实现了个人对消费的全部需求,那么可以用这些多余的财富产生一些影响。我开始研究儿童死亡的原因,思考这些问题是否正在得到解决。那时我发现,疟疾研究几乎得不到任何资金支持。我因此发现了人生第二份事业,与我的夫人和沃伦·巴菲特先生共同投身慈善。这份工作很有趣,可以和很多科学家合作,到世界各地考察,还有机会与政府合作,包括中国。我会咨询各个领域专家们的意见,探讨如何合作研发出更好的种子和疫苗。总之,我非常享受这份工作,我并没有牺牲什么,不会因此吃不上饭,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

Q: In this year your report, Goalkeepers, you said you’ll keep focusing on inequality. So in your mind, what is the inequality most around the world? Women, education, disease control, or income poverty?

Q:今年的《目标守卫者》报告重点关注不平等问题。在您看来,当今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平等体现在哪方面?性别、教育、疾病,还是收入?

A: Well, often we talk about income, and that’s pretty important. You know, people living in extreme poverty who don’t have enough resources to buy food always worried about their survival. We really want to get rid of that extreme poverty. But another measure that the foundation has focused a lot on is health. You know, we look at how many children are dying and how we can reduce that number. When we first got started, it was 10 million were dying every year back in the year 2000. And now that’s been cut in half. So it’s about 5 million now. So, that’s really good progress. If you take rich countries, it’s well under 1%, but if you take the poorest countries, there are still places where it’s over 15%. A child in Finland, which is the lowest, had 50 times lower chance of dying than the child in Nigeria, which is a quite poor African country. So that range. You know, our view is that it is one of the greatest injustices, and the world has enough knowledge and resources. We should be able to reduce that dramatically.

A:我们经常讨论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这十分重要,世界上还有很多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他们没有足够的钱买食物,生存可能都成问题。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消除极端贫困。但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也是盖茨基金会的工作重点,就是健康。我们关注全球每年的儿童死亡数量,并尽最大努力降低这一数字。2000年盖茨基金会刚成立时,全球每年有1000万儿童死亡,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减半,每年有500万儿童死亡,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进展。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在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是最低的,那里儿童死亡的概率不到贫穷的尼日利亚的1/50。这在我们看来是最大的不平等之一。全球现在已经拥有足够丰富的知识和资源,我们应该完全有能力大幅度降低儿童死亡数量。

Q: Every year in the Goalkeepers, on the first page, we saw the 17 goals as topics from the global goals. Which one do you think is easy to achieve, and which one do you think is hard to realise and why?

Q:每年报告的第一页都列上17个全球目标。您认为这些目标中哪个最容易实现?哪个最难实现?原因是什么?

A: Health is very central to all these goals, and that’s where the foundation has chosen to focus. And of course the science of how we make vaccines and how we understand how to stop malaria. Every year the world is getting smarter. So, I put that in a very primary position, because if you’re malnourished and not healthy, then everything else like education or being productive is very very difficult. And if we can really solve health and education, those are the two that to me are enabling. I don’t want to downplay – the environment is very important – all the different goals. But the countries that can take care of themselves are the ones that have really improved health and education. And China is a fantastic example. Starting in 1990,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and health. It’s really phenomenal how those things enabled the incredible economic miracle.

A:健康是实现所有目标的核心,基金会也因此把健康作为工作重点。现在我们研发出了多种疫苗,掌握了治愈疟疾的方法,每年都有更加先进的技术产生,健康仍然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人身体不好或者营养不良,接受教育和参加工作都无从谈起。我认为提升人们的教育和健康水平是最有价值的。我并非低估其他议题的重要性,比如环境也非常重要。但只有一个国家的教育和健康水平得到显著提升后,才能自力更生。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从1990年开始,中国在农业、教育和健康领域取得了了不起的进展,这也是中国创造经济奇迹的基石。

Q: So, what’s your expectation for the next step for the health, even though it’s maybe the equality the most?  What’s the next step for the foundation you want to do?

Q:接下来您和基金金会在健康领域的工作重点有哪些?

A: Well, I’d highlight two things. First, we still have 5 million children dying every year now. In 2030 we should cut that in half again, get it down to below 2.5 million. And there are some diseases like Poliomyelitis that paralyses children and kill some. That one in the next 3-4 years should be able to be eradicated. Over a longer-term, you know probably in 20-25 years, we should be able to take malaria and eradicate that. That’s still killing, just malaria, over half a million children every year and hurting tens of millions. You know these very aggressive goals. We’re talking with people in China who make malaria drugs and bednets and the government is there strengthening their partnerships with Africa; how can we work together to eliminate malaria.

A:我想强调两件事:首先,目前全球每年依然有500万儿童死亡,到2030年我们应该能够将数字再次减半,也就是降低到250万。目前全球仍有儿童因为脊髓灰质炎导致瘫痪甚至死亡,我们希望未来三四年里能将它彻底根除。更长远来看,我们希望在未来20-25年彻底消除疟疾。疟疾每年能导致50万儿童死亡,遭受这种疾病折磨的人口数量有几千万。这些都是非常远大的目标。我们正在和中国开展疟疾药物和(药浸)蚊帐方面的合作。中国政府正在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共同努力消除疟疾。

Q: How do you think China can make more contribution to that?

Q:您认为中国在这过程当中能够作出哪些贡献呢?

A: Absolutely, China’s economic growth has been good for the world. You know China has expertise in many many areas, but now it’s thinking OK and asking African countries what their priorities are. The kind of infrastructure China does is very important. Roads are key to economic growth. But these countries are saying “Hey please help us with malaria” Tanzania as an example where it’s three-ways partnerships now: the Gates Foundation, Tanzania, and China. We’re doing this pilot projects, and we’ve been having some good results. Yes, I think health will be an area that China can help the poor countries a lot.

A: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的经济增长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中国在许多领域都有很强的专业能力。目前中国也在寻求帮助非洲国家解决最迫切的问题。中国在非洲建设公路等基础设施十分重要,有助于当地的经济发展。但同时非洲国家也希望中国能帮他们解决疟疾问题。比如在坦桑尼亚,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三方合作机制,包括盖茨基金会、中国政府和坦桑尼亚政府共同开展的试点项目,目前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认为中国能在健康领域为这些贫困国家提供许多帮助。

Q: Talking about China, we know that the economic growth is so fast in the past decades, and China depends on two factors: one is globalization, and another one is population bonus, but the situation now is complicated. So do you have any suggestion for China and the Chinese young people?

Q:过去几十年中,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两项因素:一是全球化,二是人口红利。但目前的情况正在变得更加复杂,能否给中国政府和中国年轻人一些建议?

A: Certainly,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You know the universities are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in some cases like Tsinghua being one of the best in the world, and the other ones are keeping improving. That trend towards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will allow China in areas with really high-paying jobs and innovative jobs to contribute to both their successes and the world by and large. The economic growth may not achieve the same percentages in the past, but as long as the job market is working well, and the anti-poverty programs are working well, China should be very proud of what it’s doing, even if the absolute economic growth isn’t going to maintain the really high level that you’ve had in the past.

A:教育质量非常重要。现在中国高校的教学水平越来越好,比如清华大学就是世界顶尖学府之一,很多大学的教学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教学质量的提升将会为中国创造许多高薪且具有创造性的工作岗位,对个人、中国和世界都有利。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速可能不会一直保持过去的高速度,但只要劳动力市场仍然健康,减贫计划进展顺利,中国应该为目前的进展感到自豪。

Q: What’s your comment to the globalization? Maybe we can find some hinder on that?

Q:您对当下的全球化局势怎么看?是否遇到了一些阻碍?

A: I’m a huge believer in globalization, and the countries mutually benefit from that. Right now, we see some countries pulling back from that, even in some ways the USA is pulling back from that. I think it will be a strong political debate. I don’t think we’ll see a dramatic reversal, but we see there are some voices that speak out against that, and it would be a good, open discussion. The road for innovation, whether it’s health, climate change, or IT, the pace of innovation is going to stay very strong. And that creates huge job opportunities, including China, is doing great work in those areas.

A:我个人非常支持全球化,这对各国来说都是互惠互利的。现在我们也看到一些国家正在退出全球化,甚至美国在一些方面都是如此。这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虽然短时间内很难看到明显的转向,但也有很多反对这种做法的声音,这将引发公开、有益的讨论。至于创新,无论是在医疗健康、气候变化或者信息科技领域,今后创新的步伐都会很快。这会带来很多新的就业岗位,中国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不错。

Q: That’s good news. In the last Goalkeepers Report, you kept the focus on investing in youth, especially in Africa, because it depends on traditional economics. The healthier you are, the better education for the youth, and you get a better return for that. But do you consider something is changing about the innovation of technology, which has the huge power to change the world? Do you still think the human capital theory is still there?

Q:在去年的《目标守卫者》报告中,您强调对年轻人投资的重要性,尤其是非洲国家,因为非洲主要依靠传统经济产业。年轻人越健康、教育水平越高,对社会的回报就会越大。但您是否考虑过科技创新改变世界的潜力?这种情况下,人力资本理论依然有效吗?

A: Absolutely.

A:这是毫无疑问的。

Q: Why?

Q:为什么呢?

A: Well, the job market is very strong, and the high salaries are there for well-educated people. If you look at the satisfaction and health of those people, it’s very good, so there is a lot of benefit in individual, and for a country, as it invests in health and education of the people. It’s the main asset. Even if we have lots of robots and software, human capital will be super important. Some of the things that require less education like just driving around, it could be substituted, but if anything, that just creates more value to make sure that those educational investments are well done.

A:因为就业市场仍然有着巨大的需求,教育程度高的人往往获得高水平的薪资。他们的生活满意度和健康水平都很高,这点很好,所以健康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对个人和国家都是非常有利的,是很重要的资产。未来即便有大量机器人和软件应用,人力资本仍然十分重要。可能会有一些不需要那么高教育水平的工作会被取代,比如司机。但我们仍然需要投入足够的教育资源,从而产生更多的价值。

Q: Do you think we can find more opportunities after the Luis Turning Point? Like China, we can still find more and more population bonus from that? Maybe we can use AI and robots. Do you think it’s working?

Q:您认为在路易斯拐点之后中国还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吗?中国是否继续获得人口红利?还是应该转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

A: Well, I think economic growth can continue even when the workforce is not growing because the productivity of these tools will make the productivity per worker much higher. Even in a society like Japan that is aging, they’ll be able to increase their output which is a good thing, because you want to have those resources to take care of the older generation to help them be able to retire and have benefits. So yes, even as the size of the workforce goes down, the economic opportunities are still huge.

A:我认为,即便中国的劳动力规模不再增长,中国的经济仍然会继续增长,因为这些新的科技工具能够提高人均生产力。即便是日本这样高度老龄化的社会仍然能够通过新兴科技提升人均产出,从而赡养退休的老一代。所以就算劳动力总体规模缩小,中国仍将拥有巨大的经济发展空间。

Q: That’s good. You must know this book.

Q:这本书您一定看过。

A: Yeah. Fantastic.

A:是的,非常精彩。

Q: Have you tried these certain questions?

Q:您做过这些题吗?

A: Yes.

A:做过。

Q: What was the score?

Q:您的得分如何?

A: It’s the field I work in. I think I got one wrong.

A:这恰好是我的工作领域。我好像有一道题做错了。

Q: Just one?

Q:只做错了一道题吗?

A: You know, these questions are about my current full-time job. It’s like asking a cab driver about directions. And I was a friend of Hans. His very first speech at TED I was there. And I realized that he’s telling a story better than I’ve ever heard before, including the story of how you improve health, that actually the population goes down, which is very surprising to many people. And that whole way he presented data, my wife and I got to be very good friends with him. It’s a shame that he died.

A:因为这些问题都和我目前的工作有关,这就像问出租车司机路线一样。而且我和汉斯(Hans Rosling)是好朋友,之前他在TED的演讲我也参加了,那是我听过的最精彩的演讲之一。他提到在健康条件改善的情况下,人口数量反而会下降,这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我和我的夫人都感到很幸运能够和他成为朋友,他的过世也让我们很痛心。

Q: Yes. That’s so sad. But back to the book, the test. I mean, do you know the truth about his word? Before I came, I read this book; I don’t know the truth. I don’t know the data.

Q:的确非常令人遗憾。但回到这些答题上,之前您就知道他说的这些真相吗?我来(西雅图)之前读了这本书,我并不知道他所说的这些真相和数据。

A: Most people, even educated people, get less than 50% right. University professors actually do worse than the average person. He is very articulate about this. When we read about disasters, and the news media does a better job of telling us the worst thing anywhere in the world we read about. When I was young, we didn’t know so much about earthquakes or in other countries. And because as human we like to solve problems, we are always looking at, oh, this is a potential problem. Things are going well like reducing childhood death or improving literacy; you don’t dwell on that, you mostly dwell on “Here is where we need to do more work”. So Hans is not saying things have improved so much that we should be lazy. It’s because people care and worry that vaccines have been invented and they are not getting out to more and more children. But to honestly assess, we have to know these numbers that the world has improved and that doing more types of innovation that’s gotten us progress, we should feel good about that.

A: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只能答对不到一半的问题。实际上,大学教授的正确率还不如普通人。汉斯对这些问题讲的很明确。现在媒体总是第一时间让我们知道世界上哪里又发生了严重的灾难。我年轻的时候就不太会知道哪个国家有地震发生。人类总是喜欢解决问题,我们总是会关注那些潜在的问题,而不会去想那些已经进展不错的事情,比如降低儿童死亡率、消除文盲等,而是想哪些地方是我们需要额外努力的。汉斯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已经取得这么多进展,所以我们可以懈怠了。而现实是,大家更容易担心虽然已经有疫苗被研发出来了,但还是有很多孩子没有办法得到接种。但我们要(对世界)做出一个客观的评估,我们必须看到数据,世界已经取得不错的进展,创新是背后的推动力,我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

Q: I think Hans has given us a relevant and useful method to divide the whole world in a different way, and this chart is very impressive. But my question is, you live on this side. This is your point.

Q:汉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划分世界的新颖又有用的方法,这张图也很震撼。您应该属于这个地方?

A: Yeah, I’m individually even luckier.

A:是的,对我个人来说,我更幸运。

Q: But not the foundation, and your full-time job is doing this?

Q:但基金会关注的是剩下的那些群体。这就是您全职在做的事情?

A: Absolutely.

A:没错。

Q: How could you create such a huge space for this. It’s across civilization, religions, and different social system, and different education. How do you do that?

Q:这些群体的文化、信仰、社会结构以及教育体系都完全不同。您是如何做到兼顾的?

A: The desire to have your children survive exists in every one of these countries. Mothers want their children to survive. And human biology about…, if the vaccine works in one group of humans, will it work in another group, is essentially the same. By creating a measles vaccine or an HIV vaccine, even though you don’t understand the culture and the practices of these people, you can benefit them. Things like roads and electricity and better seeds are helpful. You make a very good point that to actually deliver these products; you need to connect with the people who live in these communities, whether it’s the tribal leaders or religious leaders. For example, educating a mother that you should vaccine your child in these countries, I don’t know how to do that. But I can make money and make sure they’re creating women’s groups where women get together and talk to each other, and that’s a great form for women to explain to each other about vaccination. You’re right, it takes a lot of work, that how to reach all the children in the world who deserve to get these vaccines. You know, these places are very different, and the government in some places are even not existent.

A:哪个国家的人都希望儿童能生存下来,哪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成长。如果疫苗对一类人群有效,那么对另一群人也应该有效,这些在本质上是相同的。通过研发麻疹或艾滋病疫苗,就算我们不了解当地文化习俗,仍然能够帮助这些人。当然,公路和电力设施的建设,以及培育更好的种子也是非常重要的。有一点你说的很对,想要把这些产品成功交付,需要和社区里的人建立联结,例如通过部落首领或者宗教领袖。举个例子,我不知道如何让这些母亲认识到给孩子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但我可以投入资金,帮助建立一些妇女组织,这样她们之间能够互相沟通,最后都了解疫苗的作用。你说的没错,这需要大量的工作,让每个有需要的孩子都接种上疫苗。每个地区的情况都完全不同,有些地方甚至连政府都没有。

Q: Do you have any pressure to do that?

Q:您从事这项事业感觉有压力吗?

A: It seems like a clear thing to value all these human lives. Once you visit those places, it’s very hard to ignore the problem. If you’ve never been there, you’re kind of like “Yeah I don’t know, is that really that bad? Is it hard to help?” But once you go there and meet those people, I think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you’ll wonder, isn’t that the most morally important that you can work on?

A:我们应该珍视所有的生命。一旦你亲自去了某些地方,就很难再忽视那里存在的问题。如果你从没有去过,你可能会觉得“情况真的有那么糟糕吗?提供帮助真的那么困难吗?”一旦你去过并且了解了当地的状况,相信你也会认为这是一生当中最值得从事的事业。

Q: Now you’re doing your best and with all your effort to narrow the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but unfortunately maybe the statistics are showing the gap may be widened.

Q:现在您全身心投入到消除贫富差距当中,但遗憾的是,按照数据来看,贫富差距似乎扩大了。

A: Actually, global income inequality is going down. And the reason for that is that the middle-income countries like India and China have been growing their economy faster than the rich countries. Although you have some inequality within the country, there is enough equality that globally, incomes are less than equal. Within many countries, inequality has gone up. So that’s a political question, do you have a tax system that’s so progressive that it’s taking more from the rich and creating a stronger safety net to help out the poorest. Our goal isn’t everybody to be exactly equal, but we should have a basic safety net that helps everyone.

A:事实上全球的收入不平等是在下降的,因为印度和中国这些中等收入国家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富裕国家。虽然国家内部还存在贫富差距,全球来看收入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平等,然而在很多国家内部,不平等状况有所上升。所以这是一个政策问题:一个国家是否有累进税收制度,向富人多征税,用来构建更强大的保障系统,帮助贫困人群。基金会的目标并不是每个人完全平等,但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享受基本的保障。

Q: What’s the best gift you get from the foundation job? As you’re full-time to do that, you were very successful in software-design and now you’re a very famous philanthropist. So, we want to know.

Q:基金会的工作给您带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现在您全职从事慈善工作,您曾在软件设计上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现在又是十分知名的慈善家。

A: Well, the progress on global health is super exciting. It’s a movement. There’s lots of people involved. But to have been part of that, you know, we’re really proud of it. And if we can finish polio, which I’m very optimistic, you know, that would be very satisfying. And malaria will take longer, but, you know, that’s a milestone I look forward to. So, I love taking on that kind of tough challenges, hiring very smart people with a wide variety of expertise, including science, to do these things. This is fun work and we’re seeing progress, you know, and we see that people care about these issues. So, even though we have setbacks, you know, I love it. I’m lucky to have a second career that is very fulfilling.

A:我们在全球健康领域取得的进展是非常可喜的,很多人参与到这场运动中。作为其中的一份子,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如果我们能够彻底根除脊髓灰质炎,那将是非常令人欣慰的,我对此十分乐观。彻底根除疟疾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不过我相信早晚会做到的。我个人很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招募各行各业包括科技界的人才共同合作。这是一份非常有趣的工作,而且我们也在不断取得进展。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重视这些问题,就算有时遭遇一些挫折,我仍然热爱这项事业。我非常幸运能够拥有一份如此有意义的第二职业。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华为是如何炼成的?

同乐城报导:

从摸爬滚打到坚韧不拔。

用一个词来形容华为的 2019 年,“多事之秋”。

5 月,华为遭遇“实体清单”事件,多项海内外业务受到影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华为有条不紊地调整着战略。

“现在海外市场已经恢复到了禁令前 80% 的水平。”华为 2019 年半年报发布现场,华为董事长梁华说道。

华为 2019 年半年报显示,华为 2019 年上半年销售收入 4013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 23.2%,净利润率达到 8.7%。三大业务方面,消费者业务营收 2208 亿元,企业业务 316 亿元,运营商业务 1465 亿元。

就在该报告公布前一周,7 月 22 日,美国《财富》杂志发布了最新的全球 500 强企业榜单,华为位列第 61 位,仅次于微软。华为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比去年上升了 11 位。

华为正以惊人的发展速度为世界上更多的消费者知晓。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 的最新报告显示,2019 年第二季度,华为手机在全球智能机市场份额达到了 17.2%,位列第二位,其后为苹果,市场份额 11.1%。

尽管目前华为手机业务仍然受到“实体清单”影响,但华为加强了自研和投资,以填补业务未来发展可能遇到的空缺。8 月,华为先后推出了自研系统鸿蒙OS 和自研芯片昇腾 910,同时有报道称华为海思正积极设计开发包括笔记本 CPU、GPU、行动装置应用芯片在内的多种芯片,华为的“备胎”被逐渐扶正。

华为旗下业务涉及通信产业各个方面,通信服务覆盖全球 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相关专利数位列全球第一。目前华为是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商,而手机业务暂列全球第二——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把目标定到了世界第一。

华为如今屹立于世界级企业金字塔上方,但在公司成立初期,华为摸爬滚打于中国农村地区,进军国际业务时,发扬“农村包围城市”的艰苦奋斗精神,专门去接那些大公司不愿意接的小订单,才逐渐将业务拓展到全球电信设备市场。

华为从一个小公司成长为世界级的公司历经了数个阶段,并有着许多与生俱来的标签,如通信技术、全员持股、自主研发、国际企业等等。其本质上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典型,都是从落后到强大,逐渐站起来的。

要走出去

华为公司成立于 1987 年,起初依靠经营程控交换机在国内发展。到 1992 年,全年的销售额突破了一个亿,员工超过了 200 人。再到 1995 年,年销售额翻了 15 倍,员工数翻了 6 倍。

尽管公司已经初具规模,但彼时大部分收入仍然来自于中国农村市场。华为想要继续扩大生意版图,就得去国际上闯一闯。1996 年,朱镕基副总理在视察华为时,表示国产交换机打入国际市场,一定提供买方信贷。这给予华为很大动力,华为的国际化战略也是从这一年定下的。

华为首先拿下了香港和记电讯的合作订单,并顺势打开俄罗斯市场,开启了国际市场的征程。

▲和记电讯

1996 年至 2004 年,是华为进军国际市场的初始阶段。在这一阶段里,华为先后进入拉丁美洲、印度、中东和非洲市场。

可是对于华为来说,想要真正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只在亚非拉国家做生意,无法得到世界上其它企业的认可,从而很难获得与它们合作的机会。唯一的办法是在全球前三大消费市场站稳脚跟:中国、美国和欧洲。

这其中美国市场最为特殊,不可控因素较多。2002 年华为在美国德州成立了一个全资子公司 Future Wei,其销售的产品会比本土产品价格更低,因此业务越来越顺风顺水,这让美国本土企业思科感受到了威胁,后者于 2003 年中国春节前 8 天一纸诉状将华为告上法庭。

双方经过一年半的拉锯战之后以和解收场,但间接影响了华为在北美市场的发展进度。这场官司给了年轻的华为一个深刻的教训,想要拿到国际市场的入场券,就必须得交学费。

欧洲,全球化基石

大洋彼岸的欧洲以西欧为主要市场,先拿下这里才能在欧洲站稳。2004 年到 2012 年,是华为在全球重要市场立足的阶段。

2004 年 3 月 30 日,华为在英国伦敦设立了欧洲地区总部。尽管此前华为在俄罗斯已经拿下过千万美元级别的订单,可在西欧市场,还得从零开始。

华为进军欧洲最大的难题在于信任。彼时移动通信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复杂且先进的技术之一,欧洲的企业无法相信中国人会在这样的高科技中有建树。

为了在欧洲立足,华为采取了多管齐下的策略。

那时候还在中国香港代表处工作的彭博被调到了欧洲做客户开拓工作,第一个客户是沃达丰——欧洲运营商领头羊之一。沃达丰在欧洲 20 多个国家都有业务分布,一开始选择在了德国建立了测试实验局。可由于认知度处于劣势,华为在后来与沃达丰德国团队的合作并不顺利。

彭博回忆道,彼时欧洲人天然地会对你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和排斥的情绪。

欧洲业务的第一个突破点发生在移动电信服务商泰尔弗(Telfort)公司上。这家公司财力不如沃达丰、法国电信那样雄厚,却面对着如爱立信、阿尔卡特这样的电信设备供应商的竞争。走投无路的泰尔弗当时选择了华为主动找上门的合作。

在清晰地沟通了对方需求之后,华为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分布式基站,把基站室内部分的体积缩小到 DVD 大小,然后把大部分的功能放到室外去。进而满足泰尔弗小机型柜的要求。

这在当时看起来很难,以至于泰弗尔对这个方案将信将疑。但 8 个月之后,华为拿出了日夜劳作的最终成果,同时还承诺提供  7×24 的全天候服务,比当时的常规服务要好很多。以此撬开了欧洲电信设备市场的大门。

华为人的勤奋与耐心成了他们在欧洲立足的根本。

此后华为运营商业务开始重视客户忠诚度的培养,并逐渐积累起合作伙伴的信任,在欧洲陆续拿下了西班牙沃达丰的订单,接着华为成为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希腊全网的独家无线供应商;后来华为还击败了对手爱立信,在瑞典拿下了 4G 合同,帮助其成为全球第一个商用 4G 网络的国家。

华为向欧洲市场的不断强攻,让它在欧洲市场打出了名号,华为成为了“运营商之友”。

数年间的迅猛发展,华为已经可以与爱立信、阿尔卡特这样的电信巨头抗衡。

2012 年上半年,华为收入 161 亿美金,爱立信收入 152 亿美金。从那时候起,华为牢牢地占据着全球电信设备第一梯队的位置,它是欧洲电信技术设备最大供应商之一。而欧洲市场已经是华为除了中国之外最大的电信市场。

必须自己做手机

2012 年对于华为来说是一个重要分界点。

这一年华为推出了第一款智能手机 Ascend P1,从此开启了华为手机的新篇章,华为公司终于从幕后走向台前。

在 2012 年之前,华为也做手机,但一开始是给运营商做定制手机(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ODM),俗称贴牌。2006 年,华为与沃达丰签订了 ODM 合同,通过贴牌的方式,华为把自己制造的手机产品送进了欧洲市场。

▲华为给沃达丰定制的手机

手机产品上要么只有客户 Logo,要么印上华为和客户的双 Logo,但华为要给客户一定的补贴。这种合作方式的利润很低,华为做一台 ODM 手机的净利润仅有 5% 左右。

2010 年 12 月 3 日,任正非召集华为核心骨干开了一次座谈会,会议决定摒弃手机 ODM 贴牌机业务,转而树立自有品牌。并且初步明确了华为终端公司与运营商业务、企业网并列成为公司三大核心业务,此为后来华为三大事业部的雏形。

而这次会议被称为华为手机转型的“遵义会议”。翻年,时任欧洲总裁的余承东便回国接手华为手机业务。

从做贴牌机到做自有品牌手机,事实证明华为对于行业的发展趋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彼时与运营商合作紧密的“中华酷联”如今只剩下华为一家还在沙场驰骋。但是对于当时的华为来说,不做 ODM 等于抛弃一部分稳定的营收,手机业务必须推倒重来。

2012 年到 2014 年,华为手机一直处于转型阵痛期。

Ascend P1 是华为推出的第一款智能机,一出生便定位高端。华为在工业设计方面下足了功夫,却忽略了消费者的体验。加上第一次自己做智能机,推广销售的经验不足,P1 最终的销量不足 100 万台。结果证明 P1 不是一块好的敲门砖,甚至连华为自己人都不屑于用华为手机。

余承东非但没有因此气馁,反而发了一条微博,写下了华为消费者业务的 7 大调整方向:

从ODM白牌运营商定制,向OEM华为自有品牌转型

从低端向中高端智能终端提升

放弃销量很大但并不赚钱的超低端功能手机

启用华为海思四核处理器和 Balong芯片

开启华为电商之路

启动用户体验 Emotion Ul设计

确立硬件世界第一之目标

这条微博其实华为消费者业务发展战略的浓缩版。

2014 年,华为确定了“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战略转型,要全面补齐自己的 C 端短板。余承东带着华为员工一起到线下进行调研,了解用户怎么想,了解合作伙伴怎么说,了解友商怎么做。

彼时的智能机最强厂商非三星莫属,2014 年三星卖了 3.3 亿台手机,全球市场份额达到了 28%。三星 Galaxy S 系列与 Galaxy Note 系列风靡全球,大小屏双旗舰的策略从 2012 年推出以来便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擅于学习的华为也推出了 Mate 系列产品,定位高端。可是前两代都不怎么成功。

直到 2014 年 9 月,华为推出的 Mate 7 大获成功,一下子成了突破口。华为 Mate 7 是华为 Mate 系列的第三代产品,这个系列起初定位为商务人士,根据华为的调研,这类人群对大屏幕、长续航以及使用安全有着明显的偏好。

▲Huawei Mate 7

华为 Mate 7 相较于上一代有着本质上的改变,屏幕从 720P 升级到 1080P,电池容量增加,处理器从 4 核变成了 8 核的麒麟 925,并且增加了指纹解锁。这些改变不仅提升了性能和体验,参数的数字翻倍,对于营销来说有着极强的刺激性。加上余承东从三星挖来了营销高手杨柘,产品与人员产生了良好的化学反应。

“爵士人生”便是华为 Mate 7 的代名词,成为了商务人士追捧的手机。人人都以用上华为 Mate 7 以显示个人身份,同时它也为 Mate 系列定下了品牌基调。最终华为 Mate 7 收获了 700 万台的销量,是产品经理李小龙起初预测的 120 万台的 7 倍。

市场调研机构 TrendForce 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 年全年华为智能手机出货 7000 万台(包括荣耀),同比增长了惊人的 70%,位列全球第五。

这个突飞猛进般的成绩不能忽略华为的电商策略,2013 年独立运营的荣耀,起初定位于电商,2014 年卖出了 2000 多万台手机,并且成为了日后华为双品牌战略的主角。

完成了一些小目标之后,华为似乎抓住了智能手机的玩法。此后与徕卡合作推出的双摄像头手机 P9 成为一代经典,同时华为还请来了亨利·卡维尔和斯嘉丽·约翰逊做代言人,一举引爆了欧洲市场。

无论是产品力还营销方法,华为都驾驭得更加游刃有余。2018 年推出的 P20 系列帮助华为全年出货量超过 2 亿台,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名,全球第二名,仅次于三星。

▲Huawei P20 Pro

如今华为确立了鲜明的产品线,华为 P 和 Mate 系列主打时尚潮流与高端商务,还会融入黑科技,nova 系列则主打年轻群体。另一边荣耀也逐渐追上老大哥,自身也有了高端与中端的产品线之分。

华为用了近 8 年时间,成为智能手机市场一霸。

自主研发是正道

无论是华为起家的电信业务还是后期发力的手机产品,其成功均离不开一件事:技术研发。

20 世纪 90 年代,有线电话还很稀缺的时候,华为的技术研发开始发力。

有线电话背后是一个叫做“交换机”的东西,它负责把你打出去的电话转接到正确的线路上。

华为自研推出的 C&C08 交换机不仅功能比国外进口设备多,价格还比同类产品少一半。物美价廉的产品很快畅销于中国农村地区,这也成了华为“农村包围城市”的起点。

▲华为C&C08

C&C08 程控交换机是华为第一个大规模进入电信市场的产品,同时它也打破了国外的市场垄断,老百姓得以用更低的价格享受到最新的技术。

但事实上在通信行业的技术研发颇有“赌博”的成分,因为研发周期长,投入巨大,并且门槛高。如果对于某项技术押宝失败,那么很有可能伤及元气,这对于小企业来说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但是任正非却认为“不敢干就注定要失败”,因此后来华为刚开始做智能手机时,搭载的自研海思麒麟芯片 K3V2 并不被市场看好,甚至被消费者诟病性能太弱,任正非仍然坚持要使用海思芯片。

华为手机给了海思麒麟充足的发展空间和支持,几乎可以说是紧密的绑定关系。成也麒麟败也麒麟,但麒麟芯片并未让华为手机等太久。

2014 年 6 月,华为发布了支持 4G 的八核处理器麒麟 920,对比高通的 4G 芯片骁龙 805,后者并未集成基带芯片,需要“外挂”。但麒麟 920 不仅集成了基带芯片,还集成了音频芯片、视频芯片以及 ISP。

3 个月后,麒麟 920 的继任麒麟 925 便随着华为 Mate 7的畅销送到了更多的消费者手里。由于麒麟 925 采用了 i3 协处理器架构,日常多数情况是低负载运行,进而降低了手机功耗,很好地控制了发热,并提高 了续航,因此 Mate 7 在性能和发热表现上可圈可点。麒麟芯片的羸弱性能形象从此有了很大的改观。

现在来看,任正非对于自研芯片的坚持显然是非常有前瞻性的。若没有掌握芯片的核心技术,极有可能受限于其它公司的合作条款,“实体清单”事件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不过自研的背后是高额的资金投入。就在 2012 年华为手机转型的关键一年,仅手机研发费用就高达 9 亿元,超过总营收的 10%。

华为坚持每年将营收的 10%——15% 投入到研发当中。2018 年华为的研发投入是 1015 亿元,居全球第五。近 10 年的研发投入累计高达 4850 亿元。而就在 2019 年半年报告上,华为表示 2019 年预计投入 1200 亿元到研发中去。

▲华为研发预算

截至 2016 年底,华为在全球建有 16 座研究所,技术研发已经涉及到未来多项关键技术,除了 5G 之外,还有人工智能、物联网、VR、AR、云计算和大数据等等技术。华为之所以能在产品上屡屡发布黑科技,离不开积累于长年来技术研发的底气。

如今华为已经是一家国际巨头公司,其 32 年的成长历程是中国科技企业从混沌再到国际舞台的一个缩影。华为不仅为国内的上亿用户提供了最先进的通信服务,同时也在向全世界输出新兴科技的力量。纵使一路来有很多挫折,华为仍然披荆斩棘,向前。

别问华为是怎样炼成的,只要看它现在在做什么。

主要参考资料

[1] 《华为研发》,张利华

[2]《华为没有秘密》,吴春波

[3]《华为三十年》,程东升,刘丽丽

[4]《华为在欧洲》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任正非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采访纪要

同乐城报导:

任正非最新外媒采访纪要:我对美国的高工资太羡慕了!

蓝军总参谋部 蓝血研究

作者:任正非

来源:心声社区、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美国还没有和中国建立起进行“深层贸易”所需的信任度。因为这个原因,在我看来,要么解决好华为的问题,要么全球化就会走向分裂。

——托马斯·弗里德曼

任正非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采访纪要

2019年9月9日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感谢!今天在华为过得非常棒,与华为团队的交流非常好。今天上午的经历就足以写一本书。

任正非:今天下午您可以提任何尖锐的问题,我保证都会如实回答您。

1、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期待今天的采访,我知道您肯定会如实回答的。那我们就直入正题吧。我之前和您的同事也说过,现在全世界正在上演两个故事:一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之争;一个是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从我个人来看,华为和美国之间故事的重要性要高于中美贸易战的重要性。

任正非:我受宠若惊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中美贸易战肯定会有解决方案,例如中国多进口一些美国的大豆,美国多购买一些中国的产品。但在我看来,因为华为所代表的意义,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的重要性其实更高。

任正非:其实我们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比如,华为多买一些高通芯片、英特尔芯片、Google软件、微软软件,华为多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的研究,而不需要获取他们的成果……,这些办法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缓解我们之间的冲突。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过去三十年,中美贸易交易的大多是表面的商品,比如说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子。但华为所代表的意义在于,你们向美国销售的5G技术已经不再是表面的商品,而是“深层商品”。你们现在走在中国的最前端,你们研发出来的许多技术实际上会深入到美国的大街小巷、家庭、卧室,会涉及到个人隐私。这是个新事物。

提到“深层贸易”,我们之所以能向中国销售这类“深层技术”,是因为你们没得选。我们拥有这些技术,如果你们希望获得这些技术,就得从微软或者苹果公司处购买。现在中国也想把“深层技术”卖到美国市场,因为“深层技术”是先进的技术,美国还没有和你们建立起进行“深层贸易”所需的信任度。因为这个原因,在我看来,要么解决好华为的问题,要么全球化就会走向分裂。

任正非:第一,我们还没有打算把设备卖到美国,因此深层次的矛盾还没有产生。第二,我们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帮助美国建立起5G的产业来,这样中、美、欧形成一个三角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要美国能接受才行。

托马斯·弗里德曼:让我们谈谈这个话题。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提议。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说思科可以通过许可的方式获取华为全部的5G生产工艺以及软件?美国公司是否可以基于许可,使用华为技术建设美国的5G网络?这样一来,美国就不会担心华为监视美国了。

任正非:是的。也不一定是思科,亚马逊也很好,很有钱,苹果也可以。

托马斯·弗里德曼:很有趣。任先生,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提议。您之前在公开场合提出过这个提议吗?

任正非:现在我们两人谈,不就是公开场合吗?第一个提供给您。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还没有跟任何美国公司谈过这个提议?

任正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所以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您会考虑让华为在纽交所或者纳斯达克上市以解决透明度问题吗?

任正非:刚才我讲的,不是我们去美国做生意,是通过转让技术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这样我们提供了一个5G的基础平台以后,美国企业可以在这个技术上往6G奋斗。第二,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从而达到自己的安全保障。跳过5G,直接上6G是不会成功的,因为6G的毫米波发射范围太短,因此构建一个6G网很困难,而且是十年以后的事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意思。如果亚马逊或微软想这样做,付华为许可费就可以?是这样吗?

任正非:是的。最好把我也买过去,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少一点就行,我对美国的高工资太羡慕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谈到这里,我刚好也在华为,有没有可能买一份华为股票?

任正非:不可能,因为您不是华为员工,只有华为员工才可以购买。但是我欢迎您入职华为。

2、托马斯·弗里德曼:听到一些传言,说华为在跟美国司法部沟通,通过和解的手段去解决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的所有问题。想确认一下,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有很多问题吗?有没有这样的沟通?如果没有的话,华为愿不愿意做这样的沟通,以解决和美国之间的遗留问题?

任正非:我没有听说,我们也不会主动去找美国政府,我们还是继续走法律程序。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美国真正有诚意主动找我们沟通,改变他们现在很无理的做法,我们是可以谈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刚才提到,如果美国方面能够改变他们的无理做法,这块具体是指什么?哪些东西可以发生变化?

任正非:比如,美国不能抓住微末细节想置华为于死地,如果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带着诚意来讨论,双方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也就是说,这种条件下您愿意跟美国司法部来进行对话?

任正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人说,从华为或者任总您本人的角度是乐于跟美国和解的,但是北京政府不允许?

任正非:不会,这是企业的自主权问题,与北京无关。没有5G有6G,没有6G有7G,未来道路很宽广,企业有钱,什么不能买,我们自己曾经都准备卖给美国公司,他们不要。

3、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女儿在加拿大被扣留之后,中国政府也扣留了两个加拿大人。您对于北京政府处理这个事情上的做法感到满意吗?

任正非:我不清楚两者有什么关系。我女儿是完全无罪的,被加拿大政府扣留这点,我是不满意的。至于国家之间的关系问题,我不太清楚。

托马斯·弗里德曼:中国政府在这件事情上也没有咨询您的意见?

任正非:从来没有。

4、托马斯·弗里德曼:今天与华为同事交流了解到一点,如果华为能够通过市场竞争参与到5G网络建设,可以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的5G建网成本。如果华为不能参与美国5G网络的竞争,美国会损失什么?

任正非:我刚才讲了,同意把5G技术转让给美国公司。那这2,400亿是由美国公司赚了,不是我们赚了。

5、托马斯·弗里德曼:假设特朗普总统现在就坐在这里,您有机会跟他直接聊一聊华为的现状以及华为在美国市场的目标,您会对他说什么?

任正非:第一,他可能不会坐在这里。第二,我认为合作共赢是未来世界的走向。我看过您的《世界是平的》这本书,全球化会优化世界资源的配置和使用。比如一个零件,全世界只要一家公司生产就可以供应全世界,那么其他公司就不会去重复研究,整个社会就节省了研发经费;二是,全球市场足够大,就摊薄了这个零件的成本,这个东西既好又便宜,就为人类做出了很大贡献。全球化概念是美国提出的,非常正确,但是要坚持下去。

基于供应链的自然环境安全考虑,大家不会放心全世界只有一个厂家做这个零部件,不会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可能会需要另一个替代的厂家,万一遭遇地震、火灾或设备损坏,一家公司无法保证全球供应安全,所以需要两家供应商来分散风险,这个“安全”是基于自然灾害的安全。但研发费用重复投了一次,市场份额减了一半,成本增加了。

如若基于政治上的安全考虑,大家相互信任度不够的时候,就会分裂成两个世界或三个世界。其中美国这个世界也不敢把宝押在一家公司上,美国的反垄断法就是希望美国体系里还有另一家公司存在;非美国的体系也希望至少有两家公司存在。这样,本来一家公司可以服务全球市场,现在变成一家公司最多只能服务1/4的全球市场;本来全世界只投入一份研发经费,现在要重复投入四份研发经费,对人类社会来说是很多的浪费。

全球化是有利于人类社会发展的,高科技的优势在美国,大家都想买美国芯片,美国芯片卖得越多,质量越好,价格越便宜,其他厂家就无法竞争。就像微软的Windows和Office一样,全球不可能再产生第二家。

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特朗普说:“微软,你的Windows不能卖给华为。Google,你的安卓系统不能给华为的手机用。英特尔,你的芯片也不能给华为的手机用。”华为会怎么做?华为会破产吗?还是会选择开发自己的Windows系统、安卓系统和芯片?

任正非:不管谁不卖什么,都一定会有另外的替代产品产生。我们要相信人类不会灭亡的,在没有粮食吃的时候,人们吃野果、树皮,不也活过来了吗?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觉得华为也不会死亡,会在危机中生存下去。

任正非:只要市场有需求,就会有替代品产生。

6、托马斯·弗里德曼:看起来华为的敌人不少。例如,美国情报界人士就质疑华为,称华为为中国解放军从事间谍活动。从市场竞争角度来看,高通、思科等公司也说华为要么偷了这个、要么偷了那个。这仅仅是出于华为竞争对手的嫉妒吗?还是阴谋论?还是说华为在过去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确实做了一些自己现在看起来感觉到后悔的事情?

任正非:您曾说“世界是平的”,我认为世界也不平,本来就是崎岖不平,中间说不定还有冰川。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要有心理准备,遭遇各方面的不同看法。

华为的诞生,在中国历史和社会发展规律上,也是一个偶然现象。中国在文化大革命十年中,整个经济停滞了十年,甚至倒退,濒临崩溃边缘。那时候,数千万青年成长起来后是没有工作,就上山下乡农村去。等到文化革命结束以后,这数千万青年都要求返回城市,而且闹得非常厉害,中央就允许这些青年返回城市。本来正常上班的工人都没有活干,回来的青年能干什么呢?国家很发愁这几千万青年回城以后没有工作,就会在城里闹事,让社会不稳定。国家就动员一些企业办劳动服务公司来做杂七杂八的工作,包括打扫卫生,但还是不能满足就业。有些青年实在没有出路,就去街边卖大碗茶,或者做一些馒头卖,所以中国的私营企业就是从卖大碗茶、卖馒头包子开始的。国家发现这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在政策上允许这些小企业卖面条、卖馒头、卖茶。大碗茶不是像今天这样的好茶,而是在街边搭一个烂棚子,一分钱一碗。有些企业做好了,中央出文件“雇工不能超过五个人、八个人”,超过了就是资本主义。中国的私营经济是环境逼岀来的,不是计划岀来的。

我们就诞生在那个时代,我们不止八个人,顶着不知道什么“帽子”过来的。当时增加一个人都非常难,因为办不了深圳特区的证件。但是“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因为私营企业效率高、很努力、很奋斗,不断急剧扩张,最后中国就承认这种经济形式是合法形式。思想斗争的演变过程是很漫长的,也就是最近这些年,国家才给了合法身份。当时我们走出国门,被当成是共产主义;我们走回国门,被当成资本主义,大家看我们都有股票,有钱就被认为是资本主义。所以,我们不仅面临在外部斗争,在内部也有斗争。

托马斯·弗里德曼:前面跟华为的同事交流,听华为的故事,包括听您的介绍,有一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华为一路打拼来到顶端。

任正非:所以,我们本身一直就是伤痕累累,也不怕被再打击一下。

7、托马斯·弗里德曼:之前跟一些中国人聊天时,他们对华为充满了自豪感,您在中国是不是像摇滚明星一样,到街上、餐厅里大家都把你当明星看待,像乔布斯、比尔·盖茨一样?

任正非:其实我很可怜,上街会被别人拍照,缺少自由。我也不像外国明星一样有私人飞机,自己跑到哪里玩一玩,躲过公众的视野,我连喝咖啡的地方都没有。我害怕放假,没地方去,只能在家喝茶、看电视、睡觉,所以假期很难过。马上放中秋假了,不知道到哪里去。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在街上被民众抓到的时候大家会对您说什么?

任正非:他们说想跟我拍张照,然后贴到网上去。所以,我一点隐私都没有,去哪里都有人知道,他们不只是满足于拍照,拍完还要贴到网上去。我就像一只“老鼠”一样,找不到“洞”钻进去。

8、托马斯·弗里德曼:我想再问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有一个非常资深的美国政府官员告诉我,华为的PCB板和手机上都可以安装一个针头大小的装置,用于从事间谍活动,相当于一个后门,所以我们不能信任华为。他说你如果知道我所知道的事实,你肯定不会购买华为的手机和5G设备。

任正非:这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科幻故事,如果华为有这么高水平,还用得着卖5G吗?任何人在一个公司参观可能都是高度机密的,唯有华为公司,美联社参观的时候,允许他们对我们的整个展厅拍摄,也允许对新5G基站的电路板拍视频,拍了很长时间,他们还对所有设备都拍了照片。我们是一家商业公司,做这个“小米粒”目的是什么呢?

9、托马斯·弗里德曼: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历史上从来没有见过像华为这样一家公司,大家对它有如此强烈而又矛盾的感觉。有人说华为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喜爱这家公司。有人说华为是一家危险的公司,从事间谍活动。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反差?

任正非:因为世界都会有两个极端。如果说“华为是伟大公司”的人不这样讲,说华为就是小松鼠、尾巴大是假的,那么说“华为是危险的公司”的人也不会说危险了。两个比赛谁说得更极端,谁就更吸引眼球。

10、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技术领域,您的榜样是谁?比尔·盖茨、乔布斯、高登·摩尔、罗伯特·诺伊斯,还是杰夫·贝佐斯?您将谁视为榜样?

任正非:我从年轻时期起对他们都是膜拜的,包括爱因斯坦、图灵这些伟大的科学家。我年轻时中国的学习环境还比较封闭,我看不到整个世界,但我一贯对这些人非常膜拜,因为他们为人类社会创造了巨大的发展机会。

11、托马斯·弗里德曼:随着摩尔定律趋近极限,华为要研究的下一个前沿领域是什么?是6G还是基础科学研究?您想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是什么?

任正非:人工智能。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人工智能是华为要攀登的下一座大山?华为会怎么做?

任正非:我们是建设支撑人工智能的平台。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说的平台是软件平台吗?

任正非:硬件和软件平台。我们的昇腾AI集群,1024节点,9月18日发布,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我们不是自己来做人工智能的各种应用功能,我们是提供了一个平台来使能全社会的AI。

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有没有华为的竞争对手也在做同样的快速AI引擎?华为在这个领域是后来者赶上还是引领者?

任正非:Google、英伟达都能做同样的事情,只是我们目前做得更好。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强有力的AI引擎未来十年将带来怎样的影响?社会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任正非:我们的生产线可以20秒下线一部高性能手机,生产线上基本不需要人工。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去参观一下。

托马斯·弗里德曼:未来呢?是不是两秒就产生一部手机出来。

任正非:未来更厉害,人工更少、生产更先进。但不会是两秒这么短时间。

托马斯·弗里德曼:不可思议。

12、托马斯·弗里德曼:看今天美国这样的形势,美国总统说“不让华为进来”,“要让美国的企业退出中国市场”,“无论如何我会赢,你会输”。您会怎么看我们?

任正非:这个结论是反过来的,美国会输。

托马斯·弗里德曼:为什么?怎么会输?

任正非:美国退出了全球化,怎么会赢呢?美国拥有很多尖端科学技术,处于世界最高端,就像喜马拉雅山上的“雪”一样,雪水一定要流下来,滋润周边的田地,生产了庄稼,从庄稼获得分成,雪水才是有意义的。如果美国不允许山顶的雪融化流下来,山顶上的美国公司是很冷的,员工要吃饭,如果不去浇灌农田拿到分成,他用什么去买牛排?美国的优势是高科技,如果高科技不卖给别人,美国的国际贸易就没法平衡,那美国人怎么涨工资?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没有可能由于现在的情况会出现数字柏林墙、出现反全球化?

任正非:有可能。如果美国政府一意孤行这么做,就会出现数字柏林墙。美国称霸全球的公司,市场份额就从全球降到只有1/2,这样它就要紧缩财务报表,裁掉员工,美国人的生活会变得困难,而不是更好。

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Google不把安卓卖或者许可给华为,微软不把Windows卖给华为,英特尔不把芯片卖给华为,对于这些工人和公司来说都不是件小事,将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任正非:对,财务会收缩。

13、托马斯·弗里德曼: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下一代技术,应该说都是华为现有业务版图下的自然延伸,有没有一些跟华为现在业务布局没有太直接关系的?

任正非:没有时间和资源去解决。现在我们要补美国实体清单给我们造成的创伤和洞,这是当务之急,而不是想去做其他什么事情。我们就像这架破飞机一样,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必须要把洞补好,否则就飞不回来了。

14、托马斯·弗里德曼:最后确认一下,与司法部的沟通,谈什么话题有限制吗?还是只要态度合适,华为什么都可以谈?

任正非:没有限制。

托马斯·弗里德曼:只要他们来的态度合适,什么话题都可以谈?

任正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迫不及待想去香港把消息分享给全世界了。

任正非:我认为,您的信息转发出去以后,会发生事情的。美国的人工智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的超级计算机是世界最发达的,美国有超级数据存储能力,但是两者之间必须要有超速联接,如果走普通的“公路”,汽车到达时也没有用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这就是为什么要5G?

任正非:对。需要用光纤联接起来,需要用5G联接起来,这两者美国都非常短缺。美国寄希望于6G,华为的6G研究也领先世界,但我们认为6G在十年以后才可能正式投入使用。美国不应该错失这十年人工智能发展的机会,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是3-4个月翻一番,所以我们都要去追赶。可能赶到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但是人类社会不会因为我在不在而停下发展。

托马斯·弗里德曼:您的意思是说,如果美国不让华为进去,他们是跑不快的?

任正非:是。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非常乐意成为华为对外传递信息的纽带。谢谢您!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趋势预测,洞见未来智造——IMC2019中国智造CIO年会正式启动!

同乐城报导:

当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科技加速迭代,新一轮技术革命正在崛起,全球制造业正经历全方位的数字化转型……

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也在全面推进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从战略规划、技术引入到应用落地,从头部企业先行试水、大多数企业形成共识到推动全行业竞争发展,中国正稳步迈向“智造强国”!

作为国内更具影响力的制造业科技盛会,由勤哲文化发起的中国CIO创新峰会系列之——IMC2019中国智造CIO年会将于2019年12月4日-6日在苏州太湖万豪酒店盛大开幕,大会以“趋势预测——洞见未来智造”为主题,聚焦智能制造、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5G、区块链、信息安全、系统运维、智能设备等热点话题,邀请机械制造、电子半导体、汽车制造、航空航天及船舶、机床模具、电工电器、能源化工、冶炼、轨道交通等各领域制造企业的高层领导、技术专家、信息化负责人等业内资深人士汇聚一堂,共叙企业数字化发展之道,共议行业变革趋势,共谋未来智造的新机遇!

IMC 2019选址苏州太湖湖畔,首创“社交日”“论坛日”“展览日”和“媒体日”,集会议、展示、体验和社交于一体,创新引领“社交互动+展览论坛”的“社交峰会”新模式。IMC 2019还将同期举行“应龙杯”中国智造信息化年度评选暨颁奖典礼,1200+智造专家共同见证,凝聚行业优秀的力量!

IMC 2019必将是一场智造信息化领域顶级盛会,大会有哪些亮点?带你全面解读!

社交日:12月4日

丰富与会体验引领社交峰会新模式!

在12月4日“IMC社交日”,IMC组委会将精心组织高尔夫精英赛、环太湖骑行活动、渔阳山徒步登高活动等户外休闲运动,丰富嘉宾们的会议行程体验。晚间,组委会还将在万豪酒店举行湖畔酒会,嘉宾们在太湖湖畔的迷人夜色中结束一天的社交。

论坛日:12月5-6日

100+大咖分享演讲,趋势预测,洞见未来智造!

本届大会论坛为期两天,12月5日全天为“大会主论坛”,头部制造企业与科技企业大咖全面解读数字化趋势,分享数字化技术与案例。晚间举办2019“应龙杯”中国智造信息化年度评选颁奖晚宴,群英荟萃,看“花”落谁家!

12月6日上午为“技术应用分论坛”,深度探讨云计算、大数据&BI、AI&5G、智能制造、智慧供应链、企业信息安全等热点话题。12月6日下午,同时举行机械制造、电子半导体、汽车制造、航空航天及船舶、能源化工、电工电器、轨道交通等7个行业的企业私享会。

展览日:12月5-6日

网罗最IN科技,预见未来智造!

IMC峰会同期设置“展览日”,汇聚100+制造业顶级信息化解决方案服务商,以“行业解决方案”“5G+智能制造”“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三大展区,全面展示最新智造科技,打造集产品展示、品牌推广、技术交流、精准对接于一体的展示与合作平台,让制造企业和智能制造解决方案近距离接触!

媒体日:12月5-6日

主流媒体造势,精彩全程追踪!

IMC峰会现场设立媒体采访间,邀请行业大咖做客,主流媒体专访,解读行业发展新动向。同时邀请多家优质媒体,论坛现场追踪,采访科技专家,报道展区精彩,宣传最新科技!IMC组委会将与100+媒体携手,打造一场声势浩大的制造行业年度盛会!

“应龙杯”年度评选:

1200+智造专家共同见证,凝聚优秀的力量!

作为一项国内顶级规模、顶尖层次的智造信息化评选,2019“应龙杯”中国智造信息化年度评选将覆盖100+主流媒体报道,1200+智造专家共同见证。奖项设置分为“人物奖”“企业奖”“行业奖”“服务奖”四大类。通过评选,我们希望发掘、凝聚一批我国智造信息化领域优秀的人才、企业及产品,力争形成一个关注和致力于中国智造信息化领域发展的“大社群”!

当硬核科技遇上金风和煦的江南水乡,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12月4日,苏州太湖,IMC 2019邀您共同见证!

IMC中国智造CIO年会已正式启动,希望广大制造业CEO/CIO/CTO/IT总监等信息技术负责人积极报名参与,欢迎国内外优秀的智造信息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交流合作!

中国CIO创新峰会组委会

手机:18654141727(微信同号)

电话:021-61830955/80310622

官网:http://www.qzevents.com

邮箱:Bob.xian qzevents.com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

​2020第16届中国郑州工业装备博览会邀请函

同乐城报导:

近年来按下“快进键”的中部地区,各个省市都紧抓装备制造产业变革的机遇期,制造业发展潜力不断释放,工业经济规模得到不断持续扩大,下游应用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带来对智能装备需求的日益增加,新一轮的制造业蓄势待发。

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由中由中国机械工程协会、海名国际会展集团主办,郑州海名汇博会展策划有限公司承办的第十六届中国郑州工业装备博览会(以下简称“郑州工博会或ZIF”)将于2020年6月4-6日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召开。作为中部装备制造领域首个国际展览业协会(UFI)认证展会,郑州工博会在来年将更关心装备制造业上下游需求,推动制造业企业提升与用户产业发展。本届展会面积扩大到70000平米,预计将吸引1500家企业参展、60000人次的专业观众参观。随着展会规模不断扩大,原展出时间无法满足业内人士、展商和观众之前的沟通交流的需求,为了进一步行业参与展览会的成效,从今年起展期将原来的3天调整为4天,以便为展商和观众创造更大的交流平台,让采购商对接到更多对口的供应商,也让供应商能够把握到更多销售机会,最大程度地提高展会商贸价值!

【ZIF展会基本信息】

举办时间:2020年6月3-6日(4天时间)

举办地点:郑州国际会展中心(全馆)

预计展商:1500家

预计观众:60000名

预计展示面积:70000平方米

展会官网:www.hm-zif.com

展会资质:中部首家装备类UFI认证展会

主办单位:中国机械工程学会、海名国际会展集团

承办单位:郑州海名汇博会展策划有限公司

【ZIF四大主题展】

机床展

*金属切削机床:数控机床、加工中心、车床、铣床、镗床、镗铣床、钻床、磨床、刨床、锯床、拉床、雕刻机、电加工/线切割机床、金属切削机床、齿轮加工机床、专用机床等;

*激光切割、钣金设备、锻压机械:激光切割机(大、中、小功率)、打标机、焊接机;冲压机床、金属薄板切割机床、数控冲床、水刀、液压机、剪板机、折弯机、卷板机、弯管机、铆接机及周边设备等;

*机床功能部件、工具及附件类:刀刃量具、工装夹具、卡盘、磨料磨具、测量设备、数控系统、机床电器、切削油、润滑油、机床附件、自动化控制及制造业信息化解决方案等;

机器人展

*机器人技术:机器人工作站(装配、焊接、打磨、上下料、码垛、搬运、喷涂、分拣、三维扫描等),核心零部件、柔性制造系统,机器视觉,工装夹具,AGV及智能物流技术方案与供应链。

工业自动化展

*行业应用和解决方案:汽车/3C/食品/纺织/物流/铝深加工行业应用、钣金冲压自动化生产线、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系统与解决方案(数控装置与单元、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设备与系统)、平台服务、供应链管理、视觉建模/仿真技术。

*生产及过程自动化:组装及搬运系统,线性定位系统,工业影像处理系统,控制系统、PLC、SCADA,传感器和执行器,工业用电脑通讯、网络和现场总线系统,嵌入式系统,测量和测试系统,工业自动化数据获取及辨别系统,激光技术,自动化服务,先进工业自动化仪表(温度,压力,流量,物位),FA工厂自动化零件。

*电气系统:变压器、电池和不间断电源,伺服电机和变频器,传动、机械驱动系统,电线及电缆附件,电气控制系统用电气开关装置和设备,电工及光电部件,电力电工测试和检测设备。

*信息通信技术与应用:工业网络互连,工业标示和信息采集、平台及产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安全、数字化工厂、智慧城市、人工智能、云计算与大数据。

*非标自动化设备:组装机,装配生产流水线,异形插件机、贴片机绕线设备,锁螺丝机、振动盘焊锡机、点胶机,电脑剥线机、端子机成型机、封口机,电子零部件及辅助设备,绿色制造产业技术与设备(节能环保、低碳排放、废料回收技术与设备)。

*工业IT与制造业信息化:工厂集成化管理软件,工业IT软件,工业基本系统及开发工具,工厂生产软件,工业用互联网/工厂内局域网/工厂外部局域网解决方案/服务。

*动力传动与控制技术:流体传动、电气传动、机械驱动系统、工业配套件、空压技术与设备。

五金机电展

*五金工具:手工具/汽保工具、电动工具、气动工具等;

*机电/小型机械:发电机、空压机、清洗机、喷涂机等;

*焊接:电焊机、焊接设备、焊材、焊接配件、环保除尘等;

*劳保:个体防护、安全生产检测仪表以及设备、职业服装及材料等;

*泵阀管件:水泵、风机、电机、工业风扇等;

*其他:润滑油、线缆、标准件等;

多元化服务:展览+信息+服务+交流+交易

2020郑州工博会构建展会核心价值链,打破传统展期限制,让参展商实现更大参展价值,通过会议论坛(中部智能制造产业发展论坛)、展览(中国郑州工业装备博览会)、节(6月采购郑当时)、线上交流(中西部制造业线上交流平台)的构建,紧密连接供需双方,让企业享受多重参展收益,使参展企业与专业买家观众群建立起极强的粘性,打通双方之间信息壁垒,实现多渠道交互,真正为企业构建市场竞争力。

线下会议交流打通中西部制造圈

中部智能制造产业发展论坛每年1月份在郑州举办,迄今已成功举办三届,从百人小型交流会已发展成为千人规模的高峰论坛,紧跟中部装备制造业和企业发展需求,是制造人的年度盛宴。会议规模、关注程度、参会阵容持续上升,并在行业内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已成为业界加强交流、深化合作、共谋发展的重要平台。郑州工博会还将深入用户产地,举办走进用户企业系列活动,组织会议、交流会、沙龙、采购对接活动等,全方位助力供需对接。

线上社群全年无缝助力供需对接

郑州工博会通过200+个汽车整车及零部件、机械加工、新能源、电子电器、不锈钢、食品机械等微信社群、3w+制造业微信平台,全年进行线上交流、对接、采购需求发布、供应商新品发布,用专业服务全力辅助展商与观众全年进行线上线下互动,颠覆了展会传统模式,为观众和展商带来了双赢的经济效益。

定向的精准营销,传播细分化,深度运营确保效果

朋友圈广告用户定向产地及精准手机号推广,覆盖数据库26万精准用户行业;

地市户外广告覆盖河南、陕西、山西、安徽、山东、河北、湖北等各地市产业集聚地、工业园区、市场;

社群推广精准覆盖30余行业255,394位专业买家及观众;

线上搜索引擎、新媒体等渠道,覆盖中西部制造业80%;

【参展/参观】

郑州海名汇博会展策划有限公司

电话:0371-86680231

网址:www.hm-zif.com

关注“郑州工博会”官方微信公众号hmgyxlz,最新,最全行业及展会资讯,一手掌握!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返回同乐城,查看更多